写给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的举报信

    作者:chuanjiuqunzhong 提交日期:2011-11-10 16:03:00

    关于对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马俊杰叶红孙勇斌段奕如枉法裁判案问题的举报
        
        
      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
        
              
      举报人:王**,女,196*年12月7日出生,汉族,系红河州**院职工,住个旧市人民路**大楼14楼5号,联系电话:13708632418。
        
              
      在2007年8月23日,我去覃忠瑜(本案的侵权人、赔偿义务人)经营的个旧市川庙街原港丽烫染沙龙店进行泰式洗头消费,造成我的左耳耳膜穿孔,后医疗终结,在与该店老板娘覃忠瑜协商未果,经个旧市消协会调解双方也没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我于2008年8月6日,就所发生费用向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法院起诉侵权人覃忠瑜,要求赔偿,个旧市人民法院以(2008)个民一初字第256号民事判决书作出一审判决,我不服一审判决,于2008年11月10日,向云南省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以(2009)红中民一终字第20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了我的上诉,维持原判。我对两级法院法官的执法不公,有法不依,不负责任,胡乱判案的情况,曾向红河州州委、州政法委、州纪委、州人大、州检察院;云南省人大、省政法委、省检察院;全国人大、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进行了反映,同时向红河州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已立案,并责成案发地个旧市人民检察院审查,个旧市检察院审查后上报到红河州人民检察院民行处,红河州人民检察院已于2010年4月份报送到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审批。
              
      在我向有关部门反映本案的两审法院法官执法不公、有法不依,明显袒护侵权人覃忠瑜,维护侵权人的利益的事实,请求给予严肃查处的投诉后不久,2009年9月23日上午11时,自称是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纪检监察室的一位女法官打电话跟我说:“你是王**吗?我是省高院纪检监察室的法官,你写给人大的信已经转到我们这里,现在排队排着你了,你写一个《再审申请书》来给我们”。当时我问她贵姓,她说姓叶,我在电话里对她说,我已经向检察院申诉了。她对我说:“法院和检察院两边都可以同时进行,不影响,我们法院这边要快一些,检察院那边速度太慢了,你最好还是在法院这边申请再审······,但是,只要我们法院驳回了你的再审申请,有结果了,检察院就不抗诉了”。我考虑到检察机关已经立案,所以我就没有写《再审申请书》给省高院。
              
      2009年12月7日下午2点50分左右,云南省个旧市法院打电话通知我到该院拿《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受理通知书》,《受理通知书》的落款日期是2009年11月16日,拿到《受理通知书》时,我还以为是检察机关向法院提出了抗诉,所以法院才会“立案进行审查”,根本就没有怀疑这其中会有什么“猫腻”?截至2010年3月16日,早上11点左右,个旧市法院又打电话通知我去该院拿云南省高院的《民事裁定书》,因我生病我叫我表妹去拿,我表妹是在第二天(17日)早上10点左右拿回的《民事裁定书》,当我看到《民事裁定书》上“驳回王**的再审申请”时,犹如五雷轰顶,晴天霹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再仔细一看,大吃一惊,《民事裁定书》的落款日期,竟然是2009年9月25日,也就是说该《裁定书》是在6个月前就“制作”好了,压了近半年的时间才送给当事人,《受理通知书》是在2009年11月16日“制作”好的,于2009年12月7日才送达给我,为什么裁定在前、受理立案却在后的情况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在2010年3月17日上午11时许,我又打电话给红河州人民检察院民行处问了我的案子进展情况,民行处的检察官告诉我说,“你的案子还在审查阶段,案子还在承办人员的手里,还没有移交省检察院。”至此,我才明白了这是云南省高院在我没有申请再审的情况下,违法自行立案裁定的······。我突然想起了云南省高院纪检监察室的那位叶法官的话,“只要我们法院驳回了你的再审申请,有结果了,检察院就不抗诉了”。为了堵住我的申诉渠道,云南省高院的法官真是煞费苦心,绞尽脑汁,想出如此卑鄙、无耻、龌龊的手法来对付我,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关于我投诉云南省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后群(主任医师,医学专家,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贴)和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法院法官赵丽萍以及云南省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王丽仙在我与理发店老板娘覃忠瑜侵犯我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体权纠纷一案中涌现出的诸多执法不公、有法不依的行为,通过天涯、新浪、凤凰、网易等发帖子,以及网络论坛发表以来,读者超过了100万人,同时《生活新报》等媒体介入采访,全国读者对后群专家和赵丽萍、王丽仙法官如此做法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但是,在铺天盖地的网络监督下,我却得到了一个在中国的司法审判史上都极其罕见的匪夷所思的结果,我只是向检察机关申诉,请求检察机关依法抗诉,并没有请求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而云南省高院却自行立案审查,最终下达了《民事裁定书》,驳回“再审申请”。我的案件还处在检察机关立案审查阶段,检察机关最后结果如何?现在还没有给我一个说法,但云南省高院面对我投诉、反映两审法官赵丽萍、王丽仙的诸多不良行为之后,他们是不是杜撰了再审申请书,下达《受理通知书》,决定受理;下发《裁定书》,驳回再审申请。而且“裁定在前,受理在后”。赤裸裸地暴露了他们视法律如儿戏,践踏法律,藐视法律,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明目张胆地造假的行为,特别是云南省高院的马俊杰、叶红、孙勇斌、段奕如法官在伪造我提交了“再审申请书”之后,做出了“裁定在前,立案在后”的枉法裁判案,是这些法官导演了这起滑稽的司法游戏,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进行渎职侵权,在当事人没有向省高院提出申请再审的情况之下,马俊杰等法官置国家法律于不顾,执法犯法,自行造假立案,自行下达《受理通知书》及下发《民事裁定书》,进行蒙骗当事人(受害人),侵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他们不为当事人(受害人)的利益考虑,纯粹造假维护下级法院及法官的利益,只要法院驳回就做到平安无事,通过造假从法律上就堵住当事人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的渠道,完全实现办案政绩,避免了法官错判案子受处分的风险,他们认为像当事人这样的弱势群体是无法盘得倒他们的,即使知道情况也不会做出什么反应,错误地贬低了当事人的维权意识,他们的手段是很卑鄙残忍的,严重损害了人民法官的良好形象。
              
      云南省高院的马俊杰、叶红、孙勇斌、段奕如法官的心里根本没有“人民”二字,缺失国家法律、法规的约束,成为无法无天,竟然没有当事人的申请再审却再审,裁定在前,立案在后,进行造假违法办案,枉法裁判。其行为触犯了国家《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恳请上级检察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给予严肃处理。
              
              
              
              
              
              
              
                         签名:王**
              
              
              
                         二0一0年六月二十五日
              
      附件:民事申诉书一份;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09)云高民申字第760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通知书,(2009)云高民申字第760号。
              
            
          
        
      

    热门评论:

    昵称:纠结蚂蚁提交时间:2018-03-01 03:27:27

      请看法律监督机关是如何行使法律监督权的
      
      (呼吁全国读者关注热线:13708632418)
      
      我是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某单位的职工王女士,我因为在消费过程中受到伤害而造成左耳耳膜穿孔,治疗终结后,由于与侵权人覃忠瑜老板娘协商未果,经个旧市消协会调解双方也没有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于2008年8月6日,就所发生费用问题向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法院起诉侵权人覃忠瑜,要求赔偿。个旧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不服一审判决的我掉进了司法机关的连环陷阱。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在后,裁定在前
      
      2008年11月10日,我向云南省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我的上诉,维持原判,我对两级法院法官的执法不公,有法不依,不负责任,滥用职权,胡乱判案的情况,从中央到地方的相关部门进行了层层反映,同时,向云南省红河州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红河州人民检察院责成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检察院审查,个旧市检察院审查后上报到红河州检察院,红河州人民检察院已于2010年4月份向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提抗".
      我的案子在红河州人民检察院受理立案审查期间,曾发生了震惊全国,轰动天下的司法史上最卑劣而又罕见的枉法裁判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马俊杰、叶红、孙勇斌、段奕如等法官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堵住检察院的抗诉和彻底堵塞住我的申诉渠道,保护一、二审法院判错案的法官(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法院法官赵丽萍和云南省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王丽仙等)不被追究和处理,维护一、二审法院的政绩和面子】,竟然在我没有向云南省高院申请再审的情况下,自行违法立案、违法办案、践踏法律、亵渎法律、弄虚作假、联合造假、枉法裁判,而且还裁定在前、立案在后。
      本来,我们老百姓去法院打官司是去讨公道的,没有想到法官不仅不为我们老百姓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反而联合起来欺压百姓、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置国家的法律法规于不顾,没有当事人(受害人我)的再审申请却再审,裁定在前,立案在后,进行造假,违法办案,枉法裁判,企图想把我的冤案联合打造成永远也不能翻案的"铁案"!士可杀不可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在装聋作哑
      
      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卑鄙无耻、龌龊不堪、欺人太甚的恶劣行径,咽不下这口恶气。我在收到了云南省高院的马俊杰等法官伪造出来的虚假的《受理通知书》和《民事裁定书》(《民事裁定书》是在2009年9月25日伪造好,于2010年3月17日,由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法院立案庭送达给我;《受理通知书》是在2009年11月16日伪造好,于2009年12月7日,由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法院立案庭送达给我)后,我又继续向各级领导反映了实情,给云南省高院院长许前飞寄了"特快专递",反映马俊杰等法官的不法行为;并于2010年6月25日,写了《关于对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马俊杰、叶红、孙勇斌、段奕如枉法裁判案问题的举报》,用邮挂号寄给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2010年9月初,我曾亲自去昆明省城到云南省检察院询问我举报马俊杰等法官枉法裁判案问题的查处情况和我申诉案的抗诉情况,省检察院举报中心告诉我说他们已经收到了我的举报信;2010年10月20日,我又打电话去问云南省检察院举报中心,举报中心的检察官告诉我说,他们在9月份就已经把我的举报材料转交给反渎局,叫我去问反渎局,于是,我在当天早上又打电话去问云南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反渎局的检察官告诉我说,已经报给领导,领导还没有批下来,要等领导批下来是分给哪个部门去调查才会去办。之后,我又曾多次打电话去询问,反渎局的检察官每次都告诉我说,领导还没有批下来······
      2009年5月17日,我还寄了挂号信给云南省检察院检察长王田海,向他反映了个旧市法院的赵丽萍(本案一审的主审法官)和红河州中级法院的王丽仙(本案二审的主审法官和审判长)执法不公、有法不依,无视法律法规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的情况;在2010年4月3日,我又给王田海检察长寄了一封挂号信,向他反映了云南省高院的马俊杰、叶红、孙勇斌、段奕如等法官与下级法院的法官联合起来制造冤假错案的情况,在我根本没有向云南省高院申请再审的情况下,自行违法立案、违法办案、枉法裁判,而且还裁定在前、立案在后的犯罪事实,可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不仅不去查处云南省高院的这些法官的违法行为,反而以云南省高院一纸假的《受理通知书》就终止了我的申请抗诉的审查。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的解释站不住脚跟
      
      我的案子红河州检察院在2010年4月份就向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提抗",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审查时间一般是三个月,可一直到了八月底,已经超过了三个月的法定审查时限,一直没有接到云南省检察院的任何回复,按照法律规定,检察院审查后符合抗诉条件的,就向法院提出抗诉,那么,根据法律规定,检察院应该给申诉人一个抗诉副本;不抗诉也要给申诉人一个不抗诉通知书,可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什么也不给申诉人,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2010年9月2号早上9点钟,我到云南省检察院民行处了解情况,他们对我说:你的案子云南省高院已经受理审查,所以我们就终止了审查。我一听急得大声叫了起来,我说,我根本就没有向云南省高院申诉,是云南省高院自行违法立案、违法办案、而且还裁定在前,立案在后,枉法裁判,那个裁定书是伪造的。之后,一位年轻的女检察官下来大堂那里接待我,拿着一张白纸叫我写"要求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继续审查"的书面意见,我对该检察官说,我已经写了《申诉书》给红河州检察院,州检察院已经审查结束报到你们省检察院,现在还写什么?她说她也不是承办人,是领导安排她下来办的,要我写给她就行了。
      2010年9月3号下午,红河州检察院民行处的刘检察官打电话来给我说:"你原来的申诉已经被终止,现在你要重新写一个申诉书来给我们州检察院,我们帮你重新启动、重新审查、重新提抗,这是程序。你赶快写一个《申诉书》来给我们,如果你来不了,你就去交给个旧市检察院民行处也可以。《申诉书》不要像原来那样写的太长,尽量写简短一些,像你原来写的有三十多页,太长了,让人看的乏味······。"我对刘检察官说,我现在还在昆明,我还要去找专家看耳朵,一时半晌下不来个旧,她说,等你回到个旧时赶快写来给我们。
      随后,我就这个事情咨询了我们云南省几位有名的律师,我把发生的这一切详细说给他们听,律师听我说了这一切后,均肯定地对我说,没有这样的法律规定,这不符合法律程序,你原来写给检察院的申诉都还没有结果,州检察院审查后已经向省检察院提抗,现在又叫你重新写一个《申诉书》给州检察院重新启动、重新审查、重新提抗,这种做法是不合法的。
      我认为原来的申诉都还没有结果,现在又要求我重新写一个《申诉书》给州检察院重新启动、重新提抗。云南省检察院审查后符合抗诉就抗诉,不符合抗诉就不抗诉,要终止审查就给我一个终止审查的决定书,说明终止审查的理由和依据,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2010年11月15日下午,红河州人民检察院寄来信件,这个信件差点把我的肺都给气炸了: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居然也会造假,《终止审查决定书》的落款日期竟然是2010年7月9日,我在2010年9月2号去询问案子进展情况的时候,省检察院民行处检察官说,由于云南省高院已经受理了我的案子,所以他们就终止了审查。当时没有给我任何的法律文书告知我,也没有口头告知我他们已经终止了审查,就不了了之,后来在我的气愤质问下,省检察院民行处又叫我写了一个要求继续审查的书面意见给他们,他们就会重新帮我审查……2010年10月20日,红河州检察院民行处的方处长打电话来叫我重新写一个《申诉书》给州检察院,并说这是省检察院追他们要我写的。我说原来的申诉都还没有结果,怎么又要我重新写《申诉书》?你们州检察院已经上报到省检察院,省检察院审查后符合抗诉就抗诉,不符合抗诉就不抗诉,终止审查也应该给我一个《终止审查决定书》。方处长说,省检察院不好给终止审查决定书······省检察院现在却稀里糊涂以一句"因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已在审查之中,根据相关规定,我院决定终止审查"来敷衍塞责。
      “根据相关规定,我院决定终止审查!”什么"相关规定"?为什么不明确的说明是根据哪一条哪一款的规定?检察院为什么不依法办案?为什么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检察院为什么把《终止审查决定书》的落款日期提前了四个月?这不是弄虚作假又是什么呢?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民行处,在2010年9月2日早上叫我写了《要求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继续审查》的书面意见给他们,说他们重新帮我继续审查,为什么又不审查了呢?法律是儿戏吗?法律是妓女可以任人蹂躏吗?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的《终止审查决定书》,是由红河州人民检察院于2010年11月10日寄出的,我是于2010年11月15日收到的,《终止审查决定书》的落款日期竟然写成2010年7月9日,漏洞百出,前后矛盾,如果真的是在2010年7月9日就下了《终止审查决定书》,为什么我在2010年9月2日去省检察院民行处询问的时候,又叫我写《要求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继续审查》的书面意见呢?当时为什么不把决定书发给我?之后又再三的叫我重新写《申诉书》给州检察院重新启动、重新审查、重新提抗?难道认为我们这些无钱无势、无背景后台的弱势群体就这样好糊弄吗? 就这样好欺负吗???
      法治社会里我们竟然享受不到法制的阳光,共产党执政下的阳光司法在哪里?"执法为民"到底体现在哪里?为什么我们只感到一片漆黑?!老百姓何时才能享受到司法公正啊?"衙门八字大开,有理无钱休来。"真是千古绝唱啊!!!
      一个小小的民事官司,一件很普通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最后不可思议地发展成为个人和公权力的抗争;正义和邪恶的较量。云南省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后群、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法院、云南省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检察院民行处科长荣燕(荣燕私自违规调查案件)、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等全部卷入!为了维护那个侵权人覃忠瑜老板娘家的利益,帮她家减少一点赔偿费用,检、法人员可谓是煞费苦心、绞尽脑汁、竭尽全力、千方百计、想方设法、不择手段、甘之如饴、趋之若鹜,纷纷出谋划策,倾力相助,甚至不惜"肝脑涂地",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绝伦、荒谬荒唐、龌龊不堪、滑稽可笑、离奇离谱的"司法大戏",让我们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大饱眼福、大开眼界······权力和法律的博弈,其贴身肉搏的惨烈程度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当然正如好莱坞大片一样,法律在经过生死搏斗后最终会战胜邪恶,以完美的英雄形象出现。
      我与侵权人覃忠瑜家的官司打到今天这个份上,它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这起案件的本身!"邪不压正"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最终的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受害人:王女士
       2010年11月18日
      【注:受害人王女士于2009年5月2日写了《关于云南省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专家)后群医德败坏、欺骗患者、为他人谋取利益等行为的情况投诉》实名寄给了云南省政府和云南省卫生厅及国家卫生部;对于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法院的赵丽萍(本案一审的主审法官)及云南省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的王丽仙(本案二审的主审法官、审判长)执法不公、有法不依、滥用职权、不负责任、胡乱判案等问题以及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马俊杰、叶红、孙勇斌、段奕如等法官违法造假案等问题,受害人多次向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云南省政法委、云南省人大、中央政法委、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央第二地方巡视组等部门实名举报;2010年6月25日写了《关于对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马俊杰、叶红、孙勇斌、段奕如枉法裁判案问题的举报》实名寄给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和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同一天(2010年6月25日),受害人王女士还写了《关于对云南省个旧市人民检察院民行处科长荣燕违规调查案件情况问题的举报》实名寄给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纪检组和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纪检组。按照相关规定,公、检、法和国家机关对公民的实名举报应在一定期限内给予回复,可时至今日,受害人王女士未收到以上机关的任何回复。】
      

    昵称:落寞式暧昧提交时间:2018-03-01 00:59:15

      这些造假的法官胆子也太大了,简直是胆大包天,无法无天了!!!检察院怎么不去查处这些枉法裁判的法官???法律监督机关的职责是什么???

    昵称:儿子在哪里提交时间:2018-02-28 23:31:05

      
      作者:霍氏兄妹 回复日期:2012-01-09 15:43:06  回复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马俊杰、叶红、孙勇斌、段奕如等法官不配再当法官!!!应该将这些犯罪分子害群之马彻底清除出司法系统!!!追究其刑事责任!!!这些犯罪分子如此践踏法律、亵渎法律、藐视法律、玩弄法律、强奸法律、执法犯法、执法违法、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胆大妄为、胡作非为、利欲熏心、恃强凌弱、欺压百姓、欺负弱势群体、瞒天过海、违法办案、违法立案,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灭绝人性,丧失了法官应该具备的职业道德底线,狼心狗肺,阴险毒辣,居然与下级法院的法官联合起来造假案,狼狈为奸、同流合污、沆瀣一气、上下串通、左右联合、丧心病狂、丧尽天良、肆无忌惮地制造冤假错案,没有人家当事人的再审申请却再审,而且还裁定在前立案在后,胆大包天无法无天到了何种程度?!可以肯定地说,这些犯罪分子的背后一定有“黑手”在操纵,这个黑手一手遮天,指挥炮制出如此骇人听闻、荒谬绝伦、空前绝后、令人发指、卑鄙无耻、龌龊不堪、匪夷所思的司法史上极其罕见的枉法裁判案!!!事情发生这么长时间了,这些犯罪分子竟然毫发无伤,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处理和追究,这正常吗?法律监督机关呢?检察院在干吗?检察长在干吗?难道都是些吃闲饭的???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许前飞和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田海,请你们认真履行好你们的职责,不要让人民失望!!!否则,你们就是严重的失职渎职,你们愧对人民,你们就应该引咎辞职!!!
      
      ——————————————————————————————————————————
      黯无天日、乌云满天、官官相护、天下乌鸦一般黑,老百姓可怜啊!弱势群体打官司难啊!!!
      

    写给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的举报信

    昵称:陈粉珍提交时间:2018-02-28 21:34:35

      新大刀进行曲

      词:兔子00007 曲:飞毛腿乌龟
      演唱:著名公高音演唱家爱国者雄鸡

      大刀向腐败官员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维权的一天来到了,维权的一天来到了。前面有勇敢的维权者,后面有全国的网友们,咱们全国网民勇敢向前,看准那贪官(昏官、恶官),把他消灭,把他消灭!冲啊!大刀向贪官污吏的头上砍去!杀!!!


      文章信息
      作者:

      chuanjiuqunzhong

      文章来源: 传媒江湖
      时间:2011-11-10 16:03:00
      阅读次数:78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