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引出一个鸡蛋(转载)

    作者:19885652018 提交日期:2018-03-22 17:35:55

      援引新浪网

      “按摩引出一个鸡蛋

      生活新报 记者 唐文静 欧良军

      所谓“蛋膜疗法”,就是用鸡蛋壳内层的薄膜,覆盖在患者耳膜受损处,让耳膜自己生长,最终达到自然愈合。这是某些人的“异想天开”,还是一项成熟的医疗技术?

      红河的王女士在一家美发店接受按摩时,不幸耳膜穿孔,之后接受了这项她“闻所未闻”的手术。没想到手术后耳疾未愈,反倒更加严重,并留下十级伤残。几日前,王女士在网络上发帖称,两年多来自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到夜深人静时,“耳朵里就像住了许多蚊子”……

      补耳膜补成“耳残”蛋膜疗法可靠吗?

      虽然普通人大多没听说过“蛋膜疗法”,但专家表示这一方法确实存在 本报记者 晏篷 实习生 孙毅 摄

      2007年8月23日,在红河州中医院工作的王女士来到她经常光顾的个旧港丽烫染沙龙(简称港丽),洗完头后,她接受了店员强力推荐的新项目:泰式按摩。

      “按摩师要给我‘灌耳’,说着说着,我就感觉一股水流灌入了我的左耳里面。”王女士回忆,她当即痛得大喊起来,按摩师赶紧用棉签去吸耳朵里的水,但她依然感到疼痛不止。最后,在店主覃女士的陪伴下,她来到个旧市人民医院就医。医生检查后发现:王女士的左耳鼓膜已经穿孔,并且有急性充血水肿的情况,建议住院打针消炎,待充血现象消失后接受耳膜修补手术。

      在个旧市人民医院住院的过程中,王女士对自己即将接受的手术技术、过程、效果等进行了了解,最后决定转入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第一是因为三医院耳鼻喉科的医生后群名声在外,找名医比较放心;第二则是因为覃女士的建议和推荐。”

      同年9月2日上午,王女士接受了手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寄予厚望的专家并没有将她治好,术后,她出现了严重的后遗症:耳痛、耳鸣、记忆力下降。之后,她还曾多次到昆明接受检查、二次手术和后期治疗,自行支付医疗等费用3万余元。

      王女士要求港丽店主覃女士赔偿以上费用共计11万余元。然而,双方在赔偿金额方面无法达成一致,王女士无奈将对方告上法庭。个旧市人民法院支持了其中的部分款项,判决结果下来后,覃女士共需支付赔偿金40690元。王女士上诉至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州中院二审维持了原判。依然不服的王女士又继续向州检察院递交申诉材料,近日,红河州检察院决定立案审查。

      王女士认为:州检察院的立案,是对她遭受“意外伤害”的部分安慰;但是对给她带来“故意伤害”的医生,她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将维权进行到底。王女士的理由是:医生“临时起意”擅自将原定的从耳后切口、取患者自身筋膜进行移植的“鼓室成形术”,改为了“用蛋膜修补的外置法”。

      鸡蛋带来一串争论

      [1]

      王女士说,经过治疗后,她耳朵不但没好,而且还成了残疾,但医生称,手术虽“不完全成功”,但和鸡蛋无关。

      问题一“蛋膜疗法”能行吗?

      针对医生临时更改手术方案的问题,王女士向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医务科、州卫生局等相关部门多次投诉。而被其投诉的后群医生,也就此向相关部门提交了情况说明,称自己实施该手术前,患者虽然没有签字,但他已经以口头询问的方式得到了患者的同意。

      “鸡蛋就是王女士的丈夫买来的啊!上手术台后,我们通过检查发现王女士的穿孔有所缩小时,就建议她改用蛋膜修补。王女士同意后,她的丈夫立刻外出购买,花了大约15分钟……”后医生说。

      对此说法,王女士及她的丈夫张先生予以了否认。王女士说自己被麻醉后昏昏欲睡,没有与医生就手术问题进行过任何商讨。其丈夫张先生说,他当时一直守在手术室外,完全不知“筋膜移植”已经换成了“蛋膜修补”。

      后医生的解释是:他们给王女士进行的是局部麻醉,她是有清醒意识和表达能力的。当时情况特殊,程序存在一些瑕疵,但他们也是为了病人考虑。而王女士怀疑自己被后医生用来“练手”。后医生表示:“这样的手术我已经做了几百例,成功率在70%左右。王女士绝不可能是什么试验品。”

      今年5月11日,州卫生局针对王女士的投诉作出答复:手术单上记录有“在征求病人意见后手术改为外置法”,如有异议,可到法院起诉。收到该回复,王女士沉默了。“那句话是有,但是笔迹深浅与其他字不一,有添加嫌疑。”王女士说,目前病历已被封存,她保留追究的权利。

      问题二

      治疗算是成功吗?

      日前,记者与王女士见了面,她坐定后摘下墨镜,露出一脸倦容。她说,两年多来,她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因为耳鸣,每到夜深人静,“耳朵里就像住了许多蚊子”般痛苦,耳痛也时时刻刻折磨着她。她总是精神恍惚,丢三落四,无法正常生活、工作,“简直生不如死”。

      后医生了解以上情况后称:这些都是手术后可能出现的症状,手术虽然“不完全成功”,但这和鸡蛋无关。王女士却坚持:她不但耳鸣、耳痛,而且左耳听力几乎丧失,手术是失败的;医生的处理方法多处不当,9月1日下午入院,第二天上午就进行手术,此前只做了个心电图检查;手术后患者耳膜还有充血情况,医生就让病人出院,导致她的伤口恶化;她也在医院工作,从事医护工作20多年,对于后医生给她采取的手术方案,她简直闻所未闻,经多方打听后,得知仅有少数医生对此有所了解。而且,这种蛋膜修补手术费用低廉,但成功率很低,一般医生不敢“染指”,是“某些人异想天开”。

      王女士出示了2张州三医院对她进行的《纯音测听表》,上面所载明的结论大相径庭:一张表示她的左耳听力损失最高50分贝,另一张则表明最大听力损失高达90多分贝。

      医生治疗行为

      违反相关程序

      云南华汇律师事务所主任、昆明市律师协会刑辩专业委员会主任杨清律师介绍:从本案的案情来看,医院的医疗行为肯定存在不当。医生做手术、特殊检查或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而且要有签字。而本案中,医生的治疗行为完全违反了这些程序,严重侵害了患者的治疗知情权。根据相关规定,医院与覃女士二者分别实施的两个过错行为,间接结合造成了被害人的同一个损害后果,应当各自承担相应责任。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19885652018

      文章来源: 传媒江湖
      时间:2018-03-22 17:35:55
      阅读次数:36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